主页 > P生活节 >她从小失去妈妈,婚前又被查出「这种病」被迫不能要小孩,男友知 >

她从小失去妈妈,婚前又被查出「这种病」被迫不能要小孩,男友知

2020-07-01 325views

她从小失去妈妈,婚前又被查出「这种病」被迫不能要小孩,男友知

小玛是我们医院新招来的护士,卫校刚毕业,因为还没有考上护士资格证,所以只能在医院里跑跑腿打打杂。她是行政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单据在各个科室里跑。小玛人很勤快,嘴也甜,整个五官没有特别之处但组合在一起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舒服。

小玛喜欢孩子,所以我们科和儿科是她经常来的地方。有时候,办完事也来和我们聊天。慢慢地我们知道,小玛家在农村,母亲乳腺癌去世,只有父亲和一个上大专的弟弟。小玛是外聘来的合同工,一个月工资2000多,在这个城市刚刚能生存下来。不过她很乐观,她说只要能考下来护士证,她就跳槽,换个民营医院。她说,「也不是为了挣钱,就觉得自己总是跑行政,就把专业忘了。」

科里有人觉得小玛不错,想给她介绍对象。小玛红着脸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都处了好几年了。我们问男孩儿是做什幺的。小玛说是个卖鞋的,高中毕业就自己出来闯蕩,现在在一家商场有自己的鞋摊。男朋友的父母在南方一座小城里经商,家里条件还算好。小玛让我们看男朋友的照片,黑黑瘦瘦的,普通人一个,科里人打趣说配不上小玛。可小玛说,她男朋友对她很好。

后来小玛考上了资格证,跳槽到了一家私营的专科医院,收入是现在的一倍。小玛回医院办手续的时候专门来看我们。她精神状态不错,但是看上去脸色不好。

她说最近特别忙,有时候手术连着三四台,熬到半夜一两点。这两天有点发烧,才请假过来办手续。

或许是因为太忙,再次得到她的消息,是我接到了小玛的电话。

「葯大夫,我想问您。红斑狼疮对生育有影响嘛?」

「要慎重。因为红斑狼疮这种免疫系统疾病在怀孕期间对孕妇的影响特别大。前三个月容易流产,后期还有各种併发症,处理不好随时可能威胁孕妇的生命。」

小玛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哭声传了过来,「葯大夫,怎幺办?我还没结婚,我想有个孩子呀。」

我在电话这边说不出话来。我约小玛见面,她胖了很多,一看就是在服用激素治疗。

「什幺时候查出来的?」我问。

她从小失去妈妈,婚前又被查出「这种病」被迫不能要小孩,男友知

「我一直低烧,发烧好久都不退。我还以为是白血病呢,没想到是红斑狼疮。」小玛叹气,「刚开始的时候怎幺都不相信,可检查了那幺多遍,还是这样。自己也是学医的,知道这病得了这辈子就完了。」

「别这幺想。积极点。」我只能安慰她,「等治疗好了,只要你的病情稳定了,生个孩子也有可能。」

「生孩子?连孩子的爸爸都不知道在哪里呢?」小玛叹气,手指来迴转着杯子。

「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

小玛摇头,「还没有。他还不知道我得的什幺病。要是知道了,他会和我结婚吗?他家里人会允许他娶一个这样的老婆吗?治不好不说,有可能连孩子都生不了。」

我沉默了。我不是自私的人,但如果是我有儿子,会觉得这是个问题。

「我不準备告诉他了,就直接分手算了。」

「那可不行。你们在一起谈恋爱也有几年了。就算是要分手,也得让他明白原因。要不然闹的小伙子也不踏实。挑明了吧。」

小玛点点头,「没事,走一步算一步吧。没了老公,还有爸爸和弟弟要照顾呢,我不能让自己垮了!」

小玛后来没有再联繫我,我也只是偶尔空閑的时候想起那个苦命的孩子来。

没想到一年之后,我居然收到了小玛的请柬。她要结婚了。小玛给我打电话说,她把病情和男朋友全盘托出。男朋友家里人不但没有反对而且都支持他们。小玛说他们结婚以后準备去南方,那里的气候温润些不那幺乾燥,对病情也好。结婚那天我去了,小玛又胖了,站在她爱人旁边,男孩瘦瘦的,黑黑的。当聚光灯打在男孩身上,他依然看上去那幺普通。

我加了小玛的朋友圈,因为家里害怕她再累到,她没有再去医院工作。她和爱人一起卖鞋,帮着公公婆婆打理生意。

小玛病情控制得不错,很快怀孕了。我在微信里叮嘱她要时刻与当地的医生联繫,一有问题就要去谘询。

所以小玛的朋友圈每天就变成了幸福和煎熬的双重体验,但仍然积极应对着。她晒胎心监护的照片,晒孩子的B超照,晒给孩子做的小鞋小衣服,她比任何一个準妈妈都更加狂热。

小玛在37周的时候剖腹产生下了一个5斤重的男孩儿,很可爱而且很健康。

在孩子2岁的时候,小玛带着孩子来医院看我,她还是胖乎乎的,脸色好了很多。

「宝贝,叫老姨。」

「老姨!」小家伙口齿伶俐地说。

「遭罪了吧。」我知道一个红斑狼疮的妈妈为了这个孩子要承担怎幺样的压力,不光是是身体上更是精神上的。

「我还想熬到38周呢,结果那时候血压就控制不了了,医生说再不剖,我和孩子都有危险。」小玛平静地说,「我老公签字就手术了。不过孩子各项体征都还好,就是小了点。」

「你爱人真不错。」

「他……」小玛脸上露出幸福的样子,「我那天跟您聊了之后就找他说去了。当时想的就是一定要分手了,不能拖累他。结果他当天就跟我求婚了,第二天说要领结婚证。」小玛眼圈红起来,「我公公婆婆人都很好,他们知道我得了这个病,就跟我说要放鬆心情,不要担心家里没钱,都是一家人,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治疗的时候,因为没妈,就是我婆婆照顾我的。怀孕了也是。我公公对我也特别好,在他们那边想吃个麵条馒头,我公公就学着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老天对我真不公,我妈走的早,我还得了这幺个病。可现在,遇到了这幺好的家人,也算安心了。」

她从小失去妈妈,婚前又被查出「这种病」被迫不能要小孩,男友知

「嗯。你也积极点。」我鼓励她。

「我一定要积极。我从小就没了妈。我不能让我儿子像我一样。一个家男人是顶樑柱,女人就是那根梁。顶樑柱垮了最多也就是房子不结实。我要是没了,家就没了。我要好好活着!」小玛说。

小玛拿出手机给我看了好多他们家人的照片,她的爱人依然是黑黑瘦瘦的,和结婚那天一样,她的公公婆婆也都是其貌不扬的普通人。可我知道他们并不普通,是他们支持着小玛一步步走了下去,是他们让这个红斑狼疮的妈妈获得了新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