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生活墙 >被询及选区拨款流入火箭‧欧阳捍华:去问明福 >

被询及选区拨款流入火箭‧欧阳捍华:去问明福

2020-08-03 317views

被询及选区拨款流入火箭‧欧阳捍华:去问明福(吉隆坡20日讯)赵明福家属民事诉讼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等14造疏忽及赔偿一案于週三早複审,赵明福生前的上司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供证时,被询及赵明福是否知道雪州选区拨款,每项工程的部份拨款将流入民主行动党时,反驳说“你去问赵明福吧!”,引起总检察署律师不满,并劝诫他“不要自作聪明”(Don'ttry to be smart)。总检察署的代表律师阿兹佔高级联邦律师指出,依据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证据,曾有指责部份的州选区(史里肯邦岸州议席选区)每项工程拨款,都会流入相关民主行动党支部,因此向欧阳捍华询问赵明福是否知道这件事。律师呛勿自作聪明作为诉方第四名证人的史里肯邦岸州议员欧阳捍华声称,他不知道赵明福知不知道此事,“如果要知道,就去问赵明福吧!”有关回答引起阿兹佔的不满,再加上整个交替盘问过程,欧阳捍华都表现得非常警惕,有时更抢话和回覆提问时稍微有挑衅的态度,因此阿兹佔直说:“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法官罗丝乃妮要求证人聆听清楚律师的提问,并只是正确地回答律师所问即可,不要说多余的事;若需要补充,诉方律师稍后会加以提问,这才平息这段盘问的小火花。欧阳捍华解释,一旦他批准有关州选区工程的项目和承包商提呈的估价单,他就会指示赵明福準备批准信函签署,然后寄给土地局批准,完成工程后,才向土地局索取拨款支付给承包商,而土地局核实批准后将直接付钱给承包商。信任明福不破坏上司名誉欧阳捍华在供证时,称讚赵明福是一名负责任、勤劳及诚实的人,他非常信任赵明福,同时认同阿兹佔所说,身为下属的赵明福,不会愿意做一些破坏上司形象和名誉的事。不过,他不认同,基于反贪会官员在赵明福找到一些没有他签名的文件,才导致这一切事情的发生(赵明福坠楼死亡),并强调赵明福曾透露将要结婚,只是未告诉他女友已怀孕一事。阿兹佔问:“这幺说你不是100%了解赵明福的私生活?”欧阳捍华回应:“你怎样可以说100%了解?”案发前没透露女友怀孕就此,法官提醒证人只需回应律师提问即可,而欧阳捍华坦言不是十分了解赵明福私生活,只是后者案发前,并没有告诉他女友怀孕的事。欧阳捍华强调,在赵明福被带至雪州反贪会办公室前,他曾与赵明福近距离的并肩而坐,当时赵明福脸上和颈项并没有伤痕。依据雪州政府聘请的泰国法医普缇拟定的验尸报告,普缇在解剖赵明福尸体时,发现赵明福颈项出现坠楼前导致的伤痕,因此怀疑赵明福生前被人虐待。赵家不满无反贪官被控赵明福父母赵亮辉和张秀花週三上庭供证时,皆认为即将成为人父的儿子赵明福,是绝对不可能选择自杀了结生命,并在书面供词中强调,儿子去世迄今,没有任何一名反贪会官员遭逮捕或被控,因此深感不满。两名老人家于书面证词中说:“我们依然无法接受赵明福的逝世,我们得不到任何答案;只要一天没有我儿子为甚幺死亡的答案,我们一家人都还是痛心和哀愁。”他们表明不满意现在这样的情况。“再说,没有任何一个涉及我儿子事件的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官员负上任何责任。没有任何人被捉或带至法庭面控。”当阿兹佔询问赵明福是否面对任何问题或烦恼都会告诉父母时,赵亮辉直言,基于他时常工作至很晚,所以赵明福会比较亲妈妈张秀花,同时他是通过后者知道苏淑慧怀孕的事。张秀花:不信明福自杀张秀花说,儘管她和赵明福不是住在一起,儿子居住和工作地点都是在吉隆坡,但儿子有甚幺事情都会告诉她;但问及是否知道儿子遭反贪会调查时,她直言儿子并没有告诉她。她不认同阿兹佔所说,即儿子是因面对着她不知道的问题和压力,而导致逐步迈向自杀。问及她不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的结果(赵明福是自杀)的举动,纯粹是因她身为母亲的个人意见,她直言“是”,并说因此才入稟民事高庭索偿。另一方面,张秀花在书面证词中提到,儿子计划在注册结婚,以及7月19日拍摄婚纱照,儿子却在7月16日就坠楼身亡。“还记得之前我们一家会见苏淑慧家人后,就决定前往一所度假村缴付了1000令吉作为酒席的定金;后来因赵明福去世了,才拿回这1000令吉定金。”她在书面证词中强调,验尸庭报告根本无法给予她和家人一个儿子的真正死因,赵家非常不满意这项结果,也无法接受。“不认同皇家调查委员会的结果(自杀),因为根本不相信赵明福会自杀,我很了解赵明福,他是一个乐观的人,凡是都有正面思想。他是无辜的。”不知儿死因全家都痛心赵明福父母赵亮辉和张秀花的书面证词中,提及失去儿子赵明福后的感受:我觉得很痛心,因为我的儿子即将结婚成为一名父亲,但是他却无法完成心愿。赵明福很年轻,拥有大好前途。一直以来,我们一家人仍然为赵明福争取公平和正义。至今,我们依然无法接受赵明福的逝世,我们得不到任何答案。到了今天,虽然我们经过层层的上诉至验尸庭和皇家调查委员会,但我们还是不知赵明福到底发生了甚幺事而死于玛莎兰大厦。直至今天,没有任何人为我儿子的死负责。迄今,我们一家人都未能对赵明福的离开平复下来,只要一天没有我儿子为甚幺死亡的答案,我们一家人都还是痛心和哀愁。我还是不满意现在这样的情况。再说,没有任何一个涉及我儿子死的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官员负上任何责任。没有任何人被捉或带至法庭面控。我是赵明福的(爸爸/妈妈)。我不曾想过自己被逼要埋葬自己儿子。我的孙子,尔家,不曾和不再有机会见到他的爸爸。我只是要为我失去生命的儿子讨回公道。‧2013.11.20

相关文章